目前日期文章:2014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綠繡眼  自然界最美妙的樂音

綠繡眼  

(在聖誕白雪的樹枝末端隱約可見綠繡眼的窩  就在 2014 上方  攝於自家陽台)

 綠繡眼  

(綠繡眼剛離巢的雛鳥  攝於自家陽台)

綠繡眼  

(綠繡眼雛鳥  攝於自家陽台)

綠繡眼  

(綠繡眼一家三口在沙漠玫瑰上  攝於自家陽台)

 

今年(2014)四月初,一對綠繡眼夫妻到我家陽台建築牠們的愛巢。

愛巢就建在一棵聖誕白雪長長的樹枝末端,樹枝隨風搖曳。

每到刮風下雨,我們就好擔心,擔心牠們“覆巢之下無完卵”。

可是我們又拿不出任何可以幫忙的辦法,畢竟自然界的事,不應多干擾。

直到 4 月 9 日,我們終於看到小綠繡眼飛出鳥巢,心頭如釋重負。

 

綠繡眼屬於雀形目繡眼鳥科繡眼鳥屬,分佈在東亞各國,包括台灣,

不過牠的英文名 Japanese white-eye,顯示外國人常把牠當作日本特有種,其實未必。

綠繡眼最大的特徵是牠眼睛外面環繞的白色圓圈,但是繡眼畫眉也有這個特徵。

所以還得強調這個“綠”字,綠繡眼除了粉白色的腹部之外,是以橄欖綠為主調的。

而畫眉(亞)科的繡眼畫眉卻是以灰褐色為主調的,體型也稍微大一點點。

 

綠繡眼清脆、婉轉的鳴叫聲總讓我覺得是自然界最美的樂音,讓人忘卻煩惱憂愁。

也許就是牠的鳴叫聲太美了,牠成了許多人的籠中鳥,也成了濫捕的對象。

牠喜歡跟人住在一起,並不表示牠就喜歡被人關在籠子裡。

牠在我家陽台築巢,也許有人覺得我們該全程攝影“記錄”築巢乃至破殼的全過程。

我們也確實有這個衝動,只是我們終究不願也不敢去驚擾牠們,只能保持遠遠欣賞。

  

文章標籤

homerdale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無憂樹  

見無憂林,當願眾生,永離貪愛,不生憂怖

無憂樹  

(無憂樹  攝於台北植物園)

無憂樹  

(無憂樹  攝於台北植物園)

無憂樹  

(無憂樹  攝於台北植物園)

無憂樹  

(無憂樹  攝於台北植物園)

 

以前就聽說過,在台北植物園有一棵正宗的印度無憂樹,從印度移植過來的。

這幾天讀華嚴經淨行品,讀到“見無憂林,當願眾生,永離貪愛,不生憂怖”,

於是趁著去台北參加同學會的時候,特地也去植物園尋訪這棵無憂樹。

讓我驚喜萬分的是,4/8我看到它的時候,它的樹枝上開滿了鮮豔美麗的花朵,

好像在迎接我這個遠道而來的仰慕者,要我為眾生祝福:人間不再憂傷恐懼。

 

在佛教的傳說中,佛陀就是在古印度迦毘羅衛國藍毘尼園的無憂樹下誕生的。

植物園裡的解說牌說它的學名是 Saraca indica,其實也可以寫作 Saraca asoca

Saraca 這一屬的樹木英文都作 Ashoka tree 。Ashoka 本是梵文,意思是 sorrowless,

中文意思是“無憂”,因此“無憂樹”這個名稱應是“無憂樹屬”樹木的通稱。

無憂樹屬的各個 species,不管來自印度、雲南或越南,都是無憂樹。

 

Ashoka也是印度孔雀王朝著名君主阿育王的王號,可以說阿育王就是無憂王,

沒有阿育王就沒有世界性的佛教,但是最好不要把無憂樹說成“阿育王樹”。

人間曾因佛陀降生而減少憂傷麼?也許是,也許不是,但是至少佛陀提供了

減少憂傷的法門:只要“永離貪愛”,自然“不生憂怖”。

當凡事都可以想到眾生時,個人的貪愛其實不算什麼,當然就可以勇往直前。 

 

 

 

 

 

 

文章標籤

homerdale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里香(月橘)與樹蘭

簡直一模一樣,其實差別多多

 

七里香(月橘)  

(七里香/月橘  攝於德南國小)

樹蘭  

(樹蘭  攝於德南國小)

七里香/月橘  

(七里香/月橘  攝於台南孔廟)

樹蘭  

(樹蘭  攝於成大光復校區)

七里香  樹蘭  

(左為樹蘭,右為七里香)

七里香  

(七里香的花  攝於鹽水)

 

七里香也叫做月橘,它跟橘子一樣屬於芸香科,花朵白色五瓣,

開花時散發濃郁的香味,雖未必香聞七里,卻還真的是老遠就聞得到。

葉子上面有油點,搓搓揉揉也會有香味。長出來的果子很像一顆顆的袖珍橘子。

樹蘭也叫米子蘭,跟苦楝一樣屬於楝科,開的花像是一串串的小米粒,

這兩種植物一點親戚關係都沒有,可是當它們不開花時,簡直就長得一模一樣。

 

在公園的解說牌中,有時也會看到掛錯牌子寫錯名的情況,不能太相信。

當它們開花時,當然可以一望便知,但是不開花時怎麼區別?

其實,只要注意看它們的葉子,就會發現有“很大”的差別:

七里香與樹蘭都是羽狀複葉,但是七里香的小葉大部分“互生”,小葉有小葉柄;

而樹蘭的小葉基本上都是“對生”,小葉沒葉柄,總葉柄兩邊則是長了小翅膀。

 

樹蘭是早期漢人移民引進台灣的,很難看到它結果,繁殖要靠人工扦插;

而七里香則是台灣的原生種,低海拔山區甚至有超過百年的七里香老樹。

這些七里香老樹,尤其屏東海風吹襲山區的七里香老樹,由於樹型蒼勁,

常成為盜採的對象。盜採者把老樹樹頭挖去賣給有錢人作庭園植栽或大型盆栽。

呼籲這種有錢人:不要以為這是愛好大自然,這是對大自然最慘重的傷害!

 

 

homerdale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