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國土計畫法中的水資源議題


IMG_6671.JPG 

(嘉南大圳)

    12/18立法院三讀通過「國土計畫法」,這個從1997年就已經首度送進立法院的國土規劃根本大法,歷經六屆立委之後,終於通過。也許,今後我們可以期盼朝野上下都可以把「國土保育」當成首要大事,讓好山好水可以盡量多留一些給子孫。我這裡簡述其中提到水資源的部分,請大家指教。

一、水資源以供定需

    第6條有關「國土規劃原則」之第2款「國土規劃應考量自然條件及水資源供應能力,並因應氣候變遷,確保國土防災及應變能力」。原草案並沒有「水資源供應能力」字樣,應是在立法過程中加上去的,頗有意義。這可以解釋為水資源「以供定需」已成法律規範,有多少水資源供應能力,才可以有多少經濟發展的規劃。過去那種「以需定供」的水資源開發模式,應該可以告一段落了。

二、灌排分離

    第26條有關「土地使用許可案件之申請與審議」,其第2項第2款規定,審議農業發展地區的土地使用案件時,必須「維護農業生產環境及水資源供應之完整性,避免零星使用或影響其他農業生產環境之使用」,這可以解釋為包含「灌排分離」的法律宣示,農業發展地區任何來源的廢水都不應排入灌溉渠道。

三、流域復育

    第35條有關「國土復育促進地區」第1項第4款「流域有生態環境劣化或安全之虞地區」。原草案沒有「國土復育」這一章,本章應是在「國土復育條例」宣告失敗的情況下,把「國土復育條例」中的「國土復育促進地區」專章移植到這裡。原條例對本款的寫法是:「河川有生態環境退化或危害河防安全之虞地區」。把「河川」改成「流域」,大大擴張了復育的範圍,這對整體國土復育有著極積極的意義。台灣大概沒有哪一條河川流域不是「生態環境劣化或安全之虞」,只要有個積極負責的政府,河川流域整體治理應可樂觀預期。

四、國土基金隨水費徵收

    第44條有關「國土永續發展基金」,其第1項第3款把「自來水事業機構附徵之一定比率費用」作為基金來源之一,但是又規定這個來源要「自本法施行後第十一年起使用」。此事令人費解,既然要隨水費徵收,又要等換過三個總統以後才開始收,真是何必多此規定。我個人很不贊成這一條規定,這個規定會妨礙水費之合理提高與水污費隨水費徵收。

    國土計畫法最重要的內容應該是第20條有關國土功能分區及其分類的劃設原則。但是這個部分只做原則的宣示,並沒有特別提及水資源議題。將來真正制定國土計畫、進行國土保育地區劃設時,為了平衡地方豪強政客的勒索威脅,NGO團體勢必須要站出來認真審查計畫的實質內容,哪些該算第一類、那些該算第二類,到時都是寸土必爭的。如果NGO團體沒有堅持,恐怕會劃進第一類國土保育區的地方不會很多。

    雖然有些不同意見,但是還是要向所有曾為「國土計畫法」努力過的人士致上最高敬意。

IMG_7107.JPG 

(西口:曾文水庫的水由此進入烏山頭水庫)


文章標籤

homerdale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畜牧場沼氣發電應該作為國家重大的能源政策


12/17(四)我去高雄蓮潭會館參加經濟部能源局舉辦的「能源開發政策環境影響評估結果說明」分區意見徵詢會議。以下是我的發言內容:

「呼籲經濟部將畜牧業沼氣發電當作國家重大能源政策,督促台電積極對沼氣發電進行投資,因為這是對台灣環境有重大利益的能源政策。

環保署正在推動「畜牧糞尿沼渣沼液作為農地使用肥分」的規劃,養豬戶的豬糞尿在經過厭氧消化後,沼氣用來發電,沼渣沼液則在適當條件下作為有機肥料回歸農田。理想上,如果全台養豬戶都參與這個計畫,那麼550萬頭豬的糞尿可產生2.9億度的電力,從而減少排放相當於550萬噸二氧化碳當量的溫室氣體甲烷。在核能發電與燃煤發電都受到強烈質疑的情況下,這個發電量與溫室氣體減排數量不算少。沼渣沼液回歸農地,可以減少農地對化肥的使用,避免土地酸化,從而增進土地永續利用的肥沃度。最重要的是,由於豬糞尿充分利用,不再排入河川,從而挽救河川因畜牧業所造成的嚴重污染。當這些配套都順利進行時,台灣的養豬業不再成為環境殺手,養豬業也就可以得到認同與接受,這個與稻米同等重要的產業也就可以順利經營。

這整個配套的理想規劃,我們認為成敗的關鍵是沼氣發電能否順利推動。現在能源局雖然對沼氣發電有所補助,但是數額既少,進度又慢。我們呼籲經濟部把這件事當作國家重大的能源政策,督促台電積極對沼氣發電進行投資,負責沼氣發電的整套設備、操作、維修,這樣才能讓養豬戶安心養豬,不必為這個外行的事情煩心。只要台電願意積極介入、負起責任,就可以挽救養豬業、挽救豬肉供應、挽救土地肥力、挽救河川水質、同時也挽救電力不足的問題。」

我對這個議題的興趣,來自幾次有幸開車陪同年逾八旬的洪嘉謨博士,遠赴彰化、屏東、嘉義,參與養豬議題的討論會。雖然我只是隨從,不參與討論,但是耳濡目染,也了解到洪博士為養豬問題的科學研究盡心盡力的苦心孤詣。博士強烈反對過去政府將豬糞尿當「廢棄物」的政策,他譴責這個政策是「禍國殃民」。他到年逾八旬,仍然聲稱如果政府不能改變政策,他將「死不瞑目」。他的呼聲終於得到環保體系長官的認同。11/24 環保署正式公佈「水污染防治措施及檢測申報管理辦法」的「沼液沼渣農地肥分使用」增修專章,確定「豬糞尿回歸農地」的政策。

11/13 我陪同洪博士去嘉義參加環保署舉辦的「畜牧業因應水污法修正、水污費徵收及畜牧糞尿沼渣沼液作為農地肥分使用」說明會。在環保署負責推動這項政策的水質保護處處長葉俊宏,與洪博士在這個場合見面,這是令人感到溫馨的時刻。我也祝福葉處長,這個政策成功後對台灣的貢獻將非同小可。12/12 在台南環盟舉辦的「台灣畜禽糞尿水回歸農地座談會」,洪博士分享他為了豬糞尿水回歸農地的艱苦奮鬥歷程,我很榮幸受邀作為與談人。雖然說,現在這個概念終於可以成為政府的政策,但是我總覺得這個政策的成敗可能有個關鍵:沼氣發電能否成功。從農業、畜牧業的角度來說,重點在沼液沼渣回歸農地,但是從國家整體環境來說,如果能源部門與台電可以大力投資、支持沼氣發電,那麼沼液沼渣回歸農地就是整體完美配套裡的一部分。因此,12/17 我才會去能源局的徵詢會議表達希望能源局督促台電發展沼氣發電的意見。

文章標籤

homerdale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該設在哪裡?

IMG_7094.JPG 

(永揚事業廢棄物掩埋場)


 12/1 我代表荒野台南分會去塔木德台南會館參加台南市環保局舉辦的「台南市廢棄物處理願景與NGO團體座談會」,這個座談會表示市政府有誠意跟環保團體好好討論事業廢棄物無處去的困境。

根據市政府提供的資料,本市一年產生的可燃性事業廢棄物高達42萬噸,其中約22萬噸由本市自有的焚化廠處理,還有約20萬噸必須送去外縣市處理。在「垃圾大戰」隨時可能一觸即發的情況下,本市有必要再增加焚化廠。「不適燃事業廢棄物」每年約55萬噸,包括一般事業廢棄物33.6萬噸,有害事業廢棄物21.7萬噸。市政府認為:「不適燃廢棄物固化及掩埋設施不足,未來應考慮輔導設置」。我猜想,市政府的意思大概是:本市非得新設焚化廠與掩埋場不可,但是新設案件常遭附近居民與環保團體反對,因此希望環保團體能理解市政府的處境。

曾聽一位環運前輩說,某市市長曾問他:廢棄物掩埋場設這裡你們反對,設那裡你們也發對,究竟要設在哪裡?這位前輩跟我說,他很想告訴這位市長,設在市政府廣場就好啦!其實,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該設哪裡,在「廢棄物清理法」中,早就有了答案。在民國88年廢清法的修正案中,已經在其第13條列出:

「新設工業區及科學園區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或開發單位應於區內或區外規劃設置廢棄物處理設施;並於廢棄物處理設施設置完成後,該工業區及科學園區始得營運。
    現有工業區及科學園區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應於本法修正通過後二年內,規劃完成事業廢棄物之處理設施。」

簡單說,無論新舊工業區或科學園區,都應該自備廢棄物掩埋場。按照這個法條,到民國90年,現有「工業區」與「科學園區」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也就是經濟部與國科會(現在的科技部)就應該把他們轄下各區的廢棄物處理設施規劃完成。這個法條在90年10月全文修正時略作修正後改列第32條:

「新設工業區及科學園區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開發單位或管理單位,應於區內或區外規劃設置事業廢棄物處理設施;並於事業廢棄物處理設施設置完成後,該工業區及科學園區始得營運。
  現有工業區及科學園區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開發單位或管理單位,應於本法修正通過後六個月內,規劃完成事業廢棄物之處理設施,經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准後,最遲於民國九十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完成設置。」

規劃設置的時程展延到93年年底。這個條文至今未變,只是現在已經是民國104年了,十一年匆匆過去,這個可憐的條文似乎沒有人理會。工業部門只想廉價地把他們的「廢棄物」往山上的掩埋場丟,不願意自備現代化的掩埋場。這就是今天所有掩埋場問題的根本來源。當產業界不願承擔廢棄物回收、處理、乃至掩埋的成本時,就只有剩下往山區設掩埋場的一條路。

一個現代化的廢棄物處理廠,應該具備Mechanical Biological Treatment (MBT) 的整個程序,可以回收的盡量回收,可以有什麼作用的(例如沼氣發電或堆肥),盡量實現它的作用,最後真正需要掩埋的,應該不會太多。這樣的掩埋場,設在哪裡問題都不大,設在工業區裡面就是最好的選擇。當一個掩埋場非得設在山區時,就已經表示這個掩埋場不會是這種現代化的掩埋場,而是那種隨時有可能「流醬油膏」、飄惡臭、甚至隨時可能起火的掩埋場。那種設在山區的掩埋場,只是在欺負山區的老實人。過去抗爭十年的東山永揚掩埋場是這樣,現在正在抗爭的內門馬頭山旁的富駿掩埋場也是這樣。更嚴重的是它們位在河川本支流源頭,成了河川、水庫污染的來源。

因此,我建議環保署、環保局這個環保體系,根本不要去當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經濟部、科技部才是。環保體系只要在「環檢警」合作的情況下,嚴格取締那些亂丟廢棄物的惡質廠商。至於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該設在哪裡,那是經濟部、科技部的事。把經濟部、科技部逼出來,為他們的工業區設廢棄物掩埋場,那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IMG_6340.JPG

(美麗的內門馬頭山邊即將出現富駿事業廢棄物掩埋場)

文章標籤

homerdale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