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反對解編曾文溪水源保護區(之六)

玉峰堰保護區解編案是水利署能否守護既有水源的試金石

IMG_0317.JPG

(玉峰堰山上淨水場取水口)

    台灣是個缺水的國家,這是個常識。通常都說是由於山高坡陡水流短促,雨水一來很快就會流失;再加上豐枯季節分明,豐水期容易造成水災,枯水期卻可能形成旱災。但是我想說的是:這些其實都不是關鍵,真正的關鍵是我們對河川上游山區肆無忌憚的開發,以及對河川下游水體肆無忌憚的污染。

    過去長期以來,政府水利部門到處尋找可以興建水庫的地方。根據經濟部103年6月23日的公告,我國「水庫」共計94座,其中本島64座,有的是規模很大的,如曾文水庫,有的規模很小,如虎頭埤;也有的實際上是沒有蓄水功能的攔河堰。台灣有兩座規模龐大的攔河堰:集集攔河堰與高屏溪攔河堰。攔河堰未必會列為「水庫」,例如旗山溪上的月眉攔河堰。列為「水庫」的攔河堰,通常都有相當高的重要性。本文所提的玉峰攔河堰,雖然規模不大,卻因它提供家用及公共給水功能而被列為「水庫」。

    興建水庫勢必對周遭生態環境造成嚴重衝擊,因此除非真有非常強烈的必要性,否則盡量不要。從2000年前後美濃水庫興建案遭受美濃在地人與環保團體的強烈抗爭以後,興建新的水庫已是困難重重。水庫興建案最受詬病的事是:水利單位對既有的水庫集水區不願去好好維護,卻只是急著想要找興建新水庫的可能性。以至於既有的水庫淤積嚴重,甚至各有某種程度的污染或優養化。既有水庫水源的維護,包括維護或復育保水的森林,也包括阻止水源地區的不當開發。可以說,水利單位(包括自來水單位)最弱的一環就是對不當開發無能為力。

    一般人民用水的習慣,無論民生用水、工業用水或農業灌溉用水,除了少部分自行打井抽取地下水的以外,基本上都仰賴水庫供水。對一般人來說,只要把水龍頭打開,好像就應該有乾淨的水使用。這些水可能來自遙遠的山區,老百姓除非去遊覽、參觀,否則不會看到。至於自己身邊的溝渠、河流,則由於民生、畜牧、工業等等的污染,變黑變臭,卻很少有人去關心。如果河川下游不要被污染,我們何嘗必須仰賴上游的保水集水?

    由於下游被污染嚴重,為了維護自來水水源,政府不得不公佈所謂「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目前已公佈且未解編的「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有113個。自來水法第11條為了保護水源區,表列了11項「禁止或限制」貽害水質水量的行為。可是,在「開發至上」的時代,受到限制地區的某些人,就會覺得他們的權益受到傷害,因此每一個保護區內的開發派都希望解編。有些保護區在所謂「民意」的壓力下,真的就被解編了。每一個解編案,都代表著一條河川(例如急水溪、東港溪)或者一座淨水場(例如新營淨水場)、一座水庫(例如東港溪攔河堰)的放棄。

    自來水法的11個「禁止或限制」項目,其實遠不足以用來保護水庫集水區,尤其是山坡地區觀光業的惡性膨脹,都不在自來水法「禁止或限制」的項目裡面。曾文水庫當前面臨的最大難題,應該是阿里山地區觀光業的惡性發展。水源保護區大型觀光業的開發案,幾乎都得仰賴環保團體自發、自費去環評會充當黑臉,水利單位幾乎都是袖手旁觀。曾經在一次座談會中聽到一位自來水公司人員說他們只是小媳婦,不敢得罪任何人。其然豈其然乎?自來水公司人員如果自信是為全民保水,應該可以理直氣壯,該反對的就應該出面反對。林務局的人員都已經敢為了石虎、黑熊出來公開反對某些開發案,水利單位為什麼不敢?

    雖然自來水法第11條的「禁止或限制」項目力道仍然不足,但是有總比沒有好。尤其是在環評案件裡面,自來水法第11條的規定仍是環保署、環評委員與環保團體可資運用的「法寶」。我們當然切切盼望水利單位可以出面為水源保護作出更積極的規劃,我們甚至希望水利單位可以有水源保護的警察權,有權取締各種破壞水源保育的行為。至少,我們盼望水利單位可以堅持現有的水源保護區不被解編。玉峰堰曾文溪自來水保護區的解編案,也許水利署面對很大壓力,但是這個案件確實是水利署能否守護既有水源的試金石。

文章標籤

homerdale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反對解編曾文溪水源保護區(之五)

 

異哉所謂「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

IMG_6988.JPG

(玉峰堰)

    2015年10月19日,立法院經濟委員會預算會議通過一項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的決議,全文如下:

    「據查台南市曾文溪玉峰堰每日供水4.5萬噸,因為水質較不穩定,目前經由山上淨水場第一次處理後,需再送潭頂淨水場進行第二次處理,方可供應民生及工業使用。若可以只經由山上淨水場處理後,直接透過新建專有管線送到工業區廠商使用,不僅可提升民眾飲用水品質外,潭頂淨水場亦可增加每日4.5萬噸處理能力,對於目前台南地區轄內淨水場處理能力不足,可以立即有效改善。建請經濟部檢討推動,以確保民眾飲用水安全,並提升供水穩定。提案人:黃昭順 翁重鈞 李貴敏」

    這項決議通過之後,台南市議會議長李全教就很興奮地在台南舉行記者會。根據10月26日媒體報導,李全教指出,提出「工業專管」方案,將玉峰堰水源調整為工業用水,供應南科或台南科工區等產業運用,水源不再是民生用水,玉峰堰上游的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就可以符合解編的條件。「保護區變更為非保護區,地價馬上增值一倍」。由此可知,「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就是表示「朝保護區解編的目標邁向一大步」。經濟部次長兼水利署署長楊偉甫也表示水利署年底就要編列預算,明年初由南區水資源局與水公司選定埋設專管路線。

    李全教為什麼這麼確定這個「玉峰堰工業用水專管」的決議就是為解編曾文溪水源保護區做準備?我們查過的資料,發現經濟部在9月4日已經對「水質水量保護區劃定、變更及廢止作業要點」作了巧妙的修正。本來在2010年公佈的作業要點規定只有「水質水量保護區全部水源不再作為自來水用途」才可以廢止保護區,但是新的規定卻增加了「自來水供水標的非供家用及公共給水者」也可以予以廢止。後者隱含的意義似乎是:雖然玉峰堰還是自來水公司經營的自來水,但是因為它以專管送去南科,變成了「工業用水」,所以它就不是「家用及公共給水」,於是玉峰堰的自來水保護區就可以解編了。

    因此,這個所謂的「專管」,承擔著唯一的任務,就是解編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離開這個任務,這個所謂「專管」就毫無意義可言。立院經委會的決議文完全迴避解編的議題,水利署、南水局也好像盡量想迴避解編的議題,希望專從供水穩定的角度來談專管。由於台南科工區距離太遠,不可能作為玉峰堰專管送水的對象,南科就是唯一「強迫中獎」的對象。南科是高科技工業,不可能像高雄臨海工業區那樣接受髒水,因此要讓南科接受,最自然的結論應該是先把玉峰堰所在的山上淨水場「更新改善」,讓它產生的自來水可以達到更好的標準,可以直接送去高科技產業的南科,不必再經潭頂二次處理。

問題是:當自來水保護區解編之後,玉峰堰根本就不可能維持現在的水質。依據自來水法設立的自來水保護區,是目前唯一足以阻擋污染性工廠、養豬場、垃圾掩埋場進入的法律屏障。當保護區解編以後,這個法律屏障失去了,污染性工廠、養豬場、垃圾掩埋場就要大舉進入「南楠玉左」(南化、楠西、玉井、左鎮)地區,曾文溪的污染沒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避免。那時的山上淨水場無論怎樣「更新改善」,都不足以承擔淨水的任務,那時的專管還能有什麼用?花大錢蓋出來的的專管,喔!大概不會是蚊子管,而是蟑螂管。

以「改為工業用水」作為解編保護區的理由,在台南就有前例。急水溪水系新營淨水場水源保護區的解編就是以「急水溪原水已改為專供工業用水使用」作為理由的,解編的結果不是真的「改為工業用水」,而是整個新營淨水場宣告放棄。如果說,那時的急水溪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污染,在沒有能力解決污染的情況下只好宣告棄守,這個聽起來總算還有那麼一點理由。可是現在玉峰堰水質良好,為什麼要棄守?當這裡又被棄守以後,還能保證哪個保護區不被棄守?2003年11月,水利署曾提出一份「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縮編政策評估說明書」,很清醒地表示:「水體水質惡化不能作為變更自來水保護區之理由」,因為只有努力改善水質,才能保住水源供應。玉峰堰的水質還相當良好,有什麼道理以所謂的「工業用水專管」來解編一個保護區?

IMG_6999.JPG

         (山上淨水場)

    IMG_6624.JPG

             (潭頂淨水場)

 

 

文章標籤

homerdale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反對解編曾文溪水源保護區(之四)

東港溪水源保護區解編的慘痛教訓

   ——藍色東港溪期待起死回生

IMG_7127.JPG

(東港溪攔河堰)

    東港溪是屏東平原上最主要的河流,發源於瑪家、泰武山區,主流、支流構成的整個東港溪流域,包括了內埔、麟洛、萬巒、竹田、萬丹、新園、潮州、崁頂、東港等鄉鎮,在東港出海。這是一個山川明媚、農產豐饒的流域,在這個流域內,不僅地面水豐盛,地下水與湧泉更是遠近馳名。在伏流湧泉的補注之下,東港溪終年有水且水量穩定。

    由於這裡距離高雄很近,水利單位很早就想用東港溪來提供高雄的民生與工業用水。1976年,政府在距離出海口不遠的地方興建了一座「東港溪攔河堰」,攔取的河水由「港西抽水站」以專管送去鳳山給水廠(不在鳳山區,在林園區)。1987年,內政部劃設「東港溪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整個東港溪流域都劃在保護區裡面,面積廣達410平方公里。雖然說,水源保護區應該是不能有營業性的養豬場的,但是政府卻沒有能力嚴格執行,以至於東港溪流域水質逐漸受到污染。環保署雖然曾經做過若干規劃,想把東港溪的污染整治好,但是執行的魄力根本不夠,多半流為空談。

    1997年台灣爆發豬口蹄疫,豬農損失慘重。1998年環保署開始擬訂計畫要趁這個機會對養豬業進行大整頓,但是對象不是東港溪,而是高屏溪、淡水河、曾文溪、大甲溪、頭前溪等五大河流域。2000年8月提出離牧政策的補償基準後,在高屏溪雷厲風行地進行養豬場的拆遷作業,高屏溪流域的養豬業全部停擺。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同年11月,在屏東縣政府的要求下,經濟部宣布解編「東港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這一解編,讓高屏溪流域拿了拆遷補償的養豬業者紛紛轉移陣地到東港溪流域。

    我們很難理解屏東縣政府要求解編東港溪保護區的心態是什麼。固然那時的東港溪已經有相當程度的污染,但是解編就等於是正式宣告放棄這條河流。有人說,東港溪是「被遺棄的河流」,這種形容一點都不為過。現在的玉峰堰水質水量都還好得很,怎麼有人忍心這樣就把它遺棄呢!

    由於東港溪污染嚴重,從東港溪攔河堰抽取的水只能作為某些工業使用。現在因為高雄地區缺水危機愈來愈嚴重,水利單位在鳳山給水廠設置東港溪原水的前處理工程,預定2017年底完工,希望能在高屏溪水資源面臨危機時,好歹讓高雄人多少有水可喝。沒有能耐恢復自來水保護區,只能以這種變通的方式來做。這樣做出來的水,難道不是等同於「再生水」嗎?他們有多大的能耐可以做出來作為民生用水呢?如果不去關心河流的污染整治,而只是想用所謂「前處理」去處理被污染的河水,對河流環境並沒有任何助益。

    養豬業與水污染是不是非得劃上等號不可呢?也許是,也許不是。在理想的情況下,養豬戶的豬糞尿在經過厭氧消化後,沼氣用來發電,沼渣沼液則在適當條件下作為有機肥料回歸農田。沼渣沼液回歸農地,可以減少農地對化肥的使用,避免土地酸化,從而增進土地永續利用的肥沃度。最重要的是,由於豬糞尿充分利用,不再排入河川,從而挽救河川因畜牧業所造成的嚴重污染。當這些配套都順利進行時,台灣的養豬業不再成為環境殺手,養豬業也就可以得到認同與接受,這個與稻米同等重要的產業也就可以順利經營。據我所知,東港溪流域已經有少數養豬戶做到這種理想境界。如果大家都可以做到,藍色東港溪說不定可以起死回生。

IMG_7133.JPG

(港西抽水站)

IMG_7006.JPG

(東港溪潮州段)

 

文章標籤

homerdale11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